990997藏宝阁资料

<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
  • <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
  • <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
  • 郑礼明---读书笔记

    文章来源: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30日 点击数: 字体:

    书    名

    《历史学家的技艺》

    作    者

    马克布洛赫

    书籍类型

    教育类

    出 版 社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历史学家的技艺》读书心得

    990997藏宝阁资料   郑礼明

     

    一、“理解”的历史

    中国汉语中“理解”一词应为“理”和“解”两字的组合。“理”为物的纹理,到事的条理;“解”为剖开之意。两者合在一起,意指顺着事物本身的脉络和条理进行分析和认识。英语的“理解”主要有understand和comprehend两个词汇,前者由under和stand两个词合成,其来源可能与柏拉图云端思考,云下理解的典故有关,后者由prehend(抓住)派生而来,表示相互明白对方的意思。古代中外思想家、教育家非常强调教育中的理解问题。如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这里的“思”就有理解的意思。孟子说:“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何以“深造”?孟子意在引导人们对知识的内涵和外延进行全面的研究,探究规律和联系。但是如何探究,或者说如何展开理解的过程呢?孔子、孟子等古代的思想家和教育家无法解决这一问题。昆体良是古罗马时代著名的教育理论家,他一再强调教学必须明白易懂。如果教师的讲解混乱不清,学生很难透彻理解,顺利接受。不过他也只强调了教师授课对于学生理解的重要性时,但并未探讨学生理解教师讲授内容的方法、途径等问题。正是因为对于理解问题的研究并不透彻,自然就没有什么高妙的教学方式,难免就形成了鲁迅在三味书屋,简•爱在洛伍德教会学校所受到的那类内容单调的、方式死板的、手段折磨人的教育。

    随着文艺复兴运动人类好像慢慢地找回了自我,而启蒙运动更让人类找到了理性和自信,思想领域的解放运动深刻而积极地推动着教育的发展。18-19世纪近代物理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领域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极大地鼓舞了赫尔巴特,使他梦想建立一个系统的、科学的心理学理论体系。他认为一切理解都是新观念和已储存的旧状态相联系的过程,由此他创造的“统觉”概念终于把教学中的理解问题带向了科学的方向。

    随着近代科学心理学的发展和进步,人类慢慢地找到了实现理解的路径和方法。新行为主义理论的代表斯金纳认为学习——理解就是不断地训练和反复地尝试错误的过程,教师通过在适当的时间提供适当的刺激,学生就能朝着期望的方向变化。在教学方式上他提出了“程序教学法”,以小步子的问题加及时的成功奖励的刺激,来实现知识的掌握。初步接触斯金纳时,直觉上判断其学习理论好像直接来源于古代的心智训练学说,但是运用其“小步子”程序教学法后,发现效果要比古代那种僵化古怪的死记硬背的方法好得多,当然他所研究的理解还不完全是学生的理解。

    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皮亚杰从生物学中借用了“同化”和“顺应”两个概念较好地说明了理解的心理过程。同化是向内的心理过程,把外部信息吸收进来已有的认知结构中,顺应是外向的心理过程,是内部认知结构随外部环境和影响而调适的过程。两个方向构成对立统一的关系。在皮亚杰理论的影响下,20世纪60、70年代美国兴起的现代认知主义心理学进一步解释了认知——理解的心理过程。布鲁纳认为学习的实质就是把同类事物联系起来,赋予它们意义并把它们组成结构,学习就是认知结构的重新组织。加涅等人在总结了实验心理学、神经心理学等成果的基础上,又借用计算机的工作原理进一步提出了学习——理解过程的信息加工模式。横着劈柴很费气力,找到木柴的纹理就会“迎刃而解”,皮亚杰、布鲁纳、加涅等人已经逐渐找到了进入理解殿堂的门路。

    但是,人们愿意学习,喜好理解什么是有很强的意向性和选择性的,布鲁纳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理论的重大缺陷:忽视了学生——理解者的社会属性。所以20世纪90年代美国又兴起了一种新的学习理论——建构主义。建构主义认为学生的社会经验会影响其判断和推论,通过在群体中与同伴的交流和讨论主动建构知识非常重要。中国的新课程改革兴起于世纪之交,深受西方教育教学理论的影响,要弄懂新课程标准中广泛使用的“理解”一词,自然要特别重视研究西方近代学习心理学的发展历程,尤其是当代非常流行的建构主义理论。

    二、“理解”的视域融合

    “理解”是一个使用频率极高的词汇,在我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中随时随地的发生着、使用着。从不同的视角和领域进行观察,常可以听到如下问话:

    “刚才讲述了两者之间的函数关系,现在理解了吗?”“孔子不是个玄想家,你们能理解其‘仁’‘礼’的救世主张吗?”课堂学习中很多老师把理解当作了口头禅。

    学驾驶时,师傅连续发出“踩刹车”和“踩离合器”的指令,紧接着就会问“理解两者之间的关系了吗?”

    妈妈也会经常问孩子:“妈妈这样做真是迫不得已啊,你能理解吗?”孩子答道:“我知道妈妈这样做是为我好,我非常理解和感谢!”

    对比上述不同视角、不同领域的理解,会发现其目的、内容、方式、意义等方面是有差异的。对于认知的理解,关键是把握被认知事物内在的结构与联系,懂得其整体性和规律性。对于动作技能的理解,主要是把握动作的准确性和连贯性,实现的手段应该以练习为主。对情感的理解偏向于道德和伦理的判断,表现为人与人之间的忍耐、宽容、接纳和友爱。为方便表达,不妨把视角和领域合成起来创造一个新词“视域”,这样“理解”就有了家庭认知、学校认知、社会认知等九大视域。(如表)

    领域

    视角

    认知领域

    动作技能领域

    情感领域

    家庭

    家庭认知视域

    家庭动作技能视域

    家庭情感视域

    学校

    学校认知视域

    学校动作技能视域

    学校情感视域

    社会

    社会认知视域

    社会动作技能视域

    社会情感视域

    人从出生眨眼就开始了对现实世界的观察和感受,可以说理解渗透在人类生活历时态的每一个时刻;同时,人从出生吮吸第一个动作也就开始了向父母学习和对爱的体会,又可以说理解包含于人类生活共时态的每一个行为和思考中。尽管不同视域的理解有不小的差异,但又是联系的、融通的,从整体性来考虑,理解实际上是人类生存的根本方式。回溯“理解”的历史,发现人类对理解认识的深化过程同时也是其视域逐步走向融合的过程。

    幼儿教育家福禄贝尔说:“国家的命运与其说是掌握在当权者手中,倒不如说是掌握在母亲的手中。”这句话看似平淡但很富哲理。任何人的性格、能力、信念、责任心等都是在家庭摇篮里逐步养成的,理解社会的态度、能力和习惯都从家庭教育就开始了。家庭教育是重要的,但是早在我国南北朝时期,颜之推在长期的家庭教育实践中就感觉到“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矣”。学习需要伙伴交流,理解需要同道切磋,说明颜之推已经关注到人的社会性问题,在其意念中已经期待着学校的集体主义的教育氛围。不过,由青少年所组成的学校社会与校门外的现实社会有很大差异。所以文艺复兴巨人拉伯雷清醒地意识到要学习理解那些有现实意义的知识,他放声高喊:“没有理解的知识等于灵魂的废物!”为了促进学生更深入地理解教科书上的知识,更准确地理解自我和社会,当代教育非常重视把学生带到真实的生活中,开展社会调查和服务;或者把现实的素材引进到课堂里,模拟类似于生活的情境,引导学生开展研究性学习。建构主义认为真正的理解只能基于自身的经验而建构,基于特定的情境而建构,否则就是死记硬背和简单复制。是啊,每个人的生活经验和理解问题的背景都应该包含家庭的、学校的和社会的三个方面要素,这样看来,当代以学校为主体的教育正在逐步融合着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的背景、内容、方式等。

    总体上讲,那时的教育并不追究这些材料脱离学生经验和社会形势,更不问学生是否做到了理解学习。这种教学方式非常推崇“书读百遍,其意自见”的学习效果。庄子似乎有些例外,他讲过一个“庖丁解牛”的故事,庖丁因为在长期的宰牛实践中逐渐掌握了牛的经骨结构,所以动作十分娴熟,能够迅速地肢解牛体却不太多的损坏刀子。通过这个故事,可知庄子已经认识到对于知识的理解,并不是对于文本生吞活剥式的理解,还需要持久的实践和练习。王阳明就道德教化的理解问题,所提出的知行合一的思想具有更广泛的意义,知识与技能、理解与实践是相辅相成的。卢梭提倡自然主义教育,让儿童完全朝着自己的兴趣、经验去学习和理解。人本主义心理学在关注认知理解的同时,更进一步关注理解中的情感、兴趣和动机,因为他们发现兴趣、动机和情感因素对于认知有巨大的制约作用,对于从认知到形成理解力和创造力有巨大的促进作用。人类经过长期学习——理解的实践,已经发现了认知、技能和情感三种因素实际上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陶行知把理解的视域融合问题做了彻底的概括。